第758章 她见青山

女子道:“我听两个小头目说,他们的银子不在寨中,韩真把银子都藏在后山的山洞中,一般的匪贼不知道,只有白莲教的人才知道。”刘毅点头表示明白,心下缺泛苦,早知道留几个白莲教的活口了。刚才刘毅下令杀光白莲教的人和罪大恶极的人其实有着他自己的想法。
这时到现在没说话的刘毅开口了,其实他才是今天的主角,但是碍于师傅的情面,他只是默默坐在一边饮酒吃菜。“阮东主,小子有一事相求。”刘毅站起来对阮辉拱手道。“刘哥儿请说,你对阮星有再造之恩,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在所不辞。”阮辉诚恳的道。
“他将另外一个女的推到我身上!”犬国人笨拙地比划着。
在被怀疑的对象中,有司令的侍从官白小年(苏有朋 饰)、军机处长金生火(英达 饰)、剿匪大队长吴志国(张涵予 饰)、译电组组长李宁玉(李冰冰 饰)以及行政收发专员顾晓梦(周迅 饰)。在怀疑与排查中,武田与王田香不择手段软硬兼施,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出乎意料……
当下站起身来,两手虚托了一下刘毅道:“刘毅,虽然你才十岁,但是这份胆识和气魄老夫深感佩服,不知你们几人可愿留在老夫军中,待老夫回到辽东,你十六岁可以从军的时候老夫直接授予你把总官职,你看如何?”
那边不远处代善一个突刺刺死一个明军,猛然看见五十步左右身着鳞甲的明军大将翻身上马,六瓣铁盔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特别是上面的那根避雷针和红缨那么显眼,这定是刘綎无疑,代善从背上拿出大弓,弓上雕着一只老虎,比一般的长梢弓稍大一点,却是去年春天围猎时,因他射杀了一只野猪,努尔哈赤特地赏给他的虎弓。抽出一支铲子箭,瞄准马上的刘綎,猛然一拉弓弦,势大力沉的一只铲子箭直奔刘綎而去,空气中好似有一股破风之声。
想到此,杨镐脸上的神情缓和下来,也露出了丝丝笑意,让人看了竟有如沐春风之感,不愧是官场老手,脸色变化毫无做作的痕迹。只听杨镐轻声道:“不错,自古英雄出少年,你的事情方才李总兵也和我说了,你能在万军之中取回刘总兵和你父亲的首级,更能斩杀一个建虏梅勒额真,确实是胆识过人忠孝两全。我大明要多一些你这样的将士何愁建虏不灭啊。”
刘毅和师傅正说着话,屋中又走出一人,“是谁啊,程先生,是你的好友来了吗?何不邀他一起共饮?”
“因为我想买马,咱们在顺天府因为长途运输不便将咱们的马匹都卖掉了,大明本就缺马,江南马匹更是稀少,所以要想买马只能到大城去买,这一路最大的城就是南京应天府了。”刘毅解释道。
我可没有听到妈妈的这声叹气声,心里乐滋滋的,背着妈妈使我的步履越发轻盈,手掌兜在妈妈丰满的大腿上,感受着妈妈大腿诱人的弹力,真是一种享受。
打开铜盖倒出铁管,铁管太烫差点把刘毅的手烫掉一层皮,“以后打掣电铳得配一个手套才行。”刘毅心想,又填上一发弹药,瞄准,算好提前量,扣动扳机,又是砰的一声,这次刘毅将铳身抵肩,抵的很紧,稳定性大大提高,只见一只大雁打着旋一头栽到了长江之中。
几人看着顺天府高达三丈(折合九米多)的城墙,刘金问道:“少爷,进城吗?”
刘毅对他说道:“老丈,你就收下吧,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谁知那太监又道,“诸位皇上还有口谕要咱家带到。”众人又是呼啦啦跪倒,这下连张鹤鸣也摸不着头脑了,还有口谕?没办法张鹤鸣也只得跪下听旨。
那些女的有的是哭哭啼啼的,显然是被陌生人捉住交合,心理上十分害怕。
此时郑芝龙手上拿着一副佛郎机人制造的千里镜,窥探着铜山的动静,此次攻击铜山是为了围点打援,将福建总兵俞咨皋的兵马尽数歼灭。他带来了大洋船十艘,每船能放红夷大炮二十四门,兵四百余人。又有鸟船三十余艘,每船炮十二门,兵一百二十人。还带来了几艘用来抢滩登陆运兵的乌尾船,乌尾船造价高昂,船身皆用铁栗木组成,铁栗木坚固无比,船身用木料厚度极厚,船首镶铁,蒙上生牛皮,可以直接扛住火炮的轰打。乌尾船虽然笨重不利于远程交战,可是近战可是一等一的好船。郑芝龙时常用它来进行接舷战,士兵带上弓箭和日本铁炮近距离攻击敌船,射杀甲板上的人员,必要时候可以用船首直接撞击对方。确实是一大利器。还有载兵木船若干艘,此次共计出兵一万五千人。
“他妈的,哪来的狗建虏,跟我冲!”刘招孙喊道手上雁翅刀不停挥砍,一口气将三个拦在身前的马甲砍落马下,其余的家丁可没这么好运气,也没这么厉害的马上功夫,金兵纷纷张弓搭箭将一个个家丁射落马下,刘明大吼一声:“刘千户先走,某来断后!”
刘毅答道:“知县大人,小子身上有杨镐杨经略给的文牒,请大人过目。”“哦?拿来我看。”刘毅双手恭敬地将文牒递过去,周之翰细细翻看,半盏茶的功夫周之翰合上文牒道:“叹为观止,叹为观止啊,黄大人和程先生也看看吧。”说着将手中的文牒递到黄玉那里去。
说时迟那时快,两红旗马队已是冲入了明军之中,尚不及摆阵的明军被一冲而散,无数明军漫山遍野溃逃,金兵万箭齐发,乔一琦被当场射死。明军崩溃了。溃兵冲击后阵的**兵,**的火铳兵铅弹还没装填好,扔下火铳,掉头便跑,一时间遗失军械军旗无数。金兵马队和步甲漫山遍野追杀明军,直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漂杵。
阮星一头扎进了房间,关上房门才呼的大喘了一口气,侧耳倾听老爹的声音消失了,才打开一个门缝,看看老爹确实不在了才松了一口气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摊在了床上。那边阮辉骂了几句也觉得有失体统便气冲冲的回去了。
倒是刘毅和周之翰,王嵩,黄玉多喝了几杯,以后他们就是太平府的骨干力量了,自然要多亲近亲近,当下周之翰黄玉,王嵩刘毅,两两对饮,一时间酒席上皆大欢喜。